产品、定位、需求的三角关系

字体大小,可以调大哦: [] [] []

人会因为有人读懂他的孤独,而愿意把他当作终身朋友,这种朋友便是知己,东方自古有高山流水的友谊,这种友谊在普通人中间不是曲高和寡,而是个体之间的共性。对于产品人而言,拿捏个体与个体之间的共性尤为重要,尤其对社交产品经理而言,我们不是在做一款没有情怀的产品,而是在寻找一种用户和产品和谐存在的契机,这契机更多体现在个体与个体之间的共性上。这里暂且不讲原罪,不讲贪嗔痴,不讲如何对人性的弱点阿谀奉承,单独讲讲孤独与存在,另外稍微普及一下个体与个体之间共性的概念,为以后读者能循序渐进作铺垫。知晓人是孤独的才能做出排解孤独的社交产品朋友圈,空间,各种眼花缭乱的社交产品,充斥在

  • 心情感悟
  • 我们无聊的生活当中,我们每个人都见过朋友圈里形形色色的动态,斑驳陆离的生活和人生,我们是那些人生命中的过客,也是自己生命的主角,我们是互联网时代信息的接受者,同时也担任着信息创造的角色,我们自己也发朋友圈,然而当你发出一条消息时,你并未意识到你是有功利性的,也就是说你是有目的性的发了某条消息,比如你第一次恋爱了,你想把这条消息让全

  • 互联网新闻
  • 世界都看到,但你不可能到大街上逢人就讲自己有对象了,就算你的所有朋友都知道这个消息,如果不通过你自己宣扬,似乎难以压制内心的兴奋,于是你选择了朋友圈,精心编制了一段对爱情的话语,配图,然后在朋友圈,空间,facebook,微博,手机上所有的社交网络都发一遍,然后你兴致勃勃的把所有好友都艾特一遍,求赞求祝福,这样的场景每个九零后,零零后几乎都遇到过。我们假设没有形形色色的朋友圈,斑驳陆离的社交产品,在父母那辈人,他们恋爱的时代,我们明显感觉到就算两个人走到一起了,他们的心境我们也无法感觉到,我们无法感受到当事人对于爱情的那份憧憬,他们也不会离谱到去大街上见一个人就对他说:我们在一起了。这是不现实的,就算他们有这个冲动,也只是想想而已,对九零后,零零后就不一样了,他们可以把这亢奋的心情通过朋友圈的形式传播出去,这样一来大家都能知道这个消息,所以对于发朋友圈这个用户来讲:存在感的诉求,虚荣,炫耀才是他的推动力。七八十年代那批人同样拥有这种诉求,只不过那时没有如此了解人性的社交产品。知晓人是孤独的才能做出排解孤独的社交产品,虽然孤独只是人们要进行社交的动力之一,但似乎各个分支上多少都有孤独的影子,人们非常希望在某个产品上找到知音,无论人们贪婪也好,自私也好,虚荣也好,人们的终极需求是排解内心的孤独感,只不过人们已经善于把自己隐藏起来,这种隐藏也莫不是对隐私的一种保护,这种保护是用户对孤独感的一种失落。而在用户的个人生命旅途中渐渐连这种保护也消逝了,孤独感却从未消逝,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增加了。产品人有义务,也有情怀和用户的孤独感对抗,有许多产品人认为pm是站在上帝身边的人,但也有截然相反的时候,比如上帝要让那人孤独,我们却想法消除那个人的孤独,这让人想起顾城那句诗:黑夜给了我黑色的

    网上赚钱本文来自:.
    欢迎转载,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: 产品、定位、需求的三角关系:http://www.tkgao.com/wltg/6032.htm
    云钊博客转载请注明本文出处谢谢!

    标签:
    更多
    不好意思,评论已被关闭!